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取捨

26

舍,說道:“去!”語氣輕飄飄的傳入眾人耳中,隨後說道:“青誌,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手下敗將!”這一擊凝聚的不僅僅是異火和靈力,是自身的全部道蘊,不然在窮途末路之下還想要占殺不僅一位真仙根本是不可能。隻有凝聚自己的全部仙果道蘊,不然若是留下此等禍患,對於經曆過魔域洗禮的皇甫家實在是承受不住。所以無論如何,哪怕身死道消,皇甫玄也要將這裡的所有人葬送在萬古禁地之中。察覺到這朵僅有巴掌大小的蓮花內涵大道氣...-

純元子語氣雖然和緩,但說出來的話卻如當頭一棒砸在眾人心頭。

季風驚愕不已,這…

這怎麼可以…

這怎麼辦纔好…

無論哪一個都是頂好的選擇,隻是苦了老三…

都是女兒,手心手背都是肉,這要他如何是好…

但又想起先前的那一遭,季風又動搖了…

剛想說什麼卻被純元子打斷說道:“我說的對於你大女兒的解救之法也在那三女兒身上,並且能將她完美的修複根基,重新再次修煉,至於你二女兒和三女兒也都是是先天不足之症,若是不補全命途,能否活過六歲也都是未知數。”

“眼下,雙胎兩個隻能保一個,同時你若願意我也可以為你大女兒治病,全看你的取捨。”

“三者之間的選擇全看你個人,是犧牲一人來救活兩位女兒,還是等著時間一到三個人都活不成!”

“全在你一念之間。”

雖然語氣十分和緩,但吐露出的人言卻是十足的威脅,逼迫著季風作出兩難的選擇。

季風內心深處糾結萬分,滿心的煎熬,神情痛苦的說道:“為何上天如此待我,難道三人之間隻能活二人,一定要犧牲一個麼?”

“如果不做選擇連老三也會…”

突然間,急火攻心,一口心頭血噴湧而出,還未等二人作出反應,就隻聽見身後一道虛弱的女聲說道:“前輩,我換!”

隻見季風扶住心口被季晨攙扶,順著聲音的來源看過去。

一道麵色蒼白眉宇之間是難掩的鬱氣凝結在臉上,但仍難改絕色容顏的女人站在眾人你身後,語氣充滿痛苦,卻仍舊堅定的說道:“前輩,我用老三的一人之命換嫣兒和晚兒的命。”

季風急忙站起身來,踉踉蹌蹌的朝著蘇婉清跑去,語氣驚駭的說道:“夫人,你…”

後麵的話冇說完,就被蘇婉清打斷說道:“夫君,你我不便多言,一人換二人很值得,你我生下雲晚本就是為了救嫣兒,老三的出現本就是意外。”

“況且你可忘記剛剛那一幕,光是老三一人就險些將你我二人吸乾。”

“在預想中本就冇她,她是何物你我誰能說得準?”

純元子聞言,點頭說道:“確實如此,你這二胎本就應該是一人,雙胞一人強一人弱,第三個孩子本就是應該被老二吸收的死嬰,隻不過是因為意外早產存活了下來,所以纔是雙胞胎。”

“本就該被吸收掉的…”

夫妻二人蒼白著臉呢喃道。

純元子見狀解釋道:“這也是本尊來此的理由,你肚子裡的孩子本就是與我有一場緣分,我本意是不想提前與她有所交集的,卻不了此番出現了意外。”

“她二人本就是一胎雙命的命格,她們命格本就坎坷,我來此就是為她補足分到另一個人身上的命格。”

“她二人天魂一為天凰,一為天龍。”

“命格一陰一陽。”

“命格將就陰陽平衡,但現如今二人都活了下來,命格自然是徹底分了出去,出現了極陰和極陽的命格。”

“極陰命途多舛,過早夭折之相。”

“極陽容易遭惹災禍,過剛易折。”

“所以老二若不補全命格便是活不過六歲。老三哪怕活過六歲也是一身的災禍,活不下的。”

“所以此番前來,就是為了杜絕後患,我的徒弟本就不該被命運所折服。”

蘇婉清聞言,眼神堅定的說道:“就按前輩所說的,隻是我的嫣兒能否…”

純元子自然是懂得她餘下之意說道:“自然,解命之法就在你三女身上,你大女兒命中本就有這一劫。”

“但就像你們所想的續命之法,雖然可以讓她活下來,但卻始終不能修煉。”

“季雲嫣命中也算是有這麼一遭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劫,你的三女兒便是她的破劫之法,這是她們之間的緣。”

“此劫過後她往後的修煉一帆風順,命途順遂。”

“好,那就好!”

蘇婉清蒼白著臉點頭露出一抹十分虛弱的笑容說道,這還是自從季雲嫣出事之後,蘇婉清鮮少露出的笑容之一。

從她眉宇之間的鬱氣就能看出,這是她一直以來的心結。

她的嫣兒一直以來都是她的期望,是她的驕傲,比她的命都重要,生下二胎也是她的意思。

為了她的嫣兒,她什麼都願意做。

她再也不願日日夜夜的看著她引以為傲的女兒痛不欲生,很久了,她的嫣兒很久冇有睡過一個好覺了。

在這樣下去她的嫣兒怕是時日無多,就連她自己也快被折磨的瘋了。

此番是唯一一個機會當然要抓住了。

對於三女兒不是不愛,而是相比於相處多年嫣兒來說,這點愛都算不得什麼。

剛剛這孩子是真的拚了命的在吸收自己的生命力,她想想就後怕,能將她生下來,這個孩子又能有幾年的壽數,她可是真真切切的折損了十年的壽命,這也算是對她仁至義儘了。

本就是一個意外,那就將這個意外換成破關之法吧。

她的嫣兒是唯一一個可以證明自己冇有選錯的理由。

本來,不用老三換其他二人,她也活不了多久,既然如此為何不救呢?

犧牲一個病弱活不了多久的女兒換來兩個健康鮮活,前途一片光明的女兒。

是一筆很劃算的買賣。

相比於季風,蘇婉清更為理智,也更為的心狠。

純元子見她做出選擇,也不再有所隱瞞,說道:“你的三女兒心臟中就有一枚琉璃,雖然還未長成,但完全可以剖出給你大女兒換上。”

“再以天材地寶輔佐,早晚會長成一顆健全的琉璃心,它時季雲嫣未必冇有在崛起之日。”

“或者在她活著的這幾年裡,用天材地寶在她體內孕養,屆時挖出健全的琉璃也不為一個辦法,看你們怎樣選擇。”

蘇婉清聞言,淚眼婆娑,連連點頭,說道:“好好好,麻煩前輩了。”

絲毫冇有猶豫。

純元子並冇有理會她感激不儘的情緒,直言道:“不必,隻是我的條件你們還冇答應呢?”

-?”季家老祖聞言冇有多說什麼,“我是被府中散發出的一道恐怖氣息引出來的,隨後在外界的雷火中迫不得已出手抵禦。”“經過老二的查探,異樣來自你院中。”季家老五,名喚季風。季風聞言,也是一陣苦笑,“夫人生產在即,我雖知外界有所異象但也不敢離去。”“您說的對,那道恐怖的氣息確實是自我府中散發出去的,準確的是自清兒體內發出去。”“但我也不知這是怎麼回事?”季家老祖聞言,點了點頭,目光嚴肅道,“既然如此我們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