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咧著大嘴對著她露出沾著血色的牙齒,隨後拎著“戰利品”揚長而去。許楚就像是看不見女人的挑釁,她轉頭看著被自己鉗住的卓不凡,素白的臉上不帶任何表情,卻語氣溫和地和她有商有量。“給你三秒鐘解釋清楚,不然我就把你團成球送給她當零食吃。”“卓不凡”抖得更厲害了,她——不,應該是它抬起頭,滿臉淚水看著許楚,“嚶嚶嚶——你怎麼發現的?”“……”許楚冇有說話,而是舉起空閒的左手開始倒數,“三——二——”“嗚嗚嗚...-

寒風作祟,冰冷刺骨的雪不停往脖子裡灌,許楚一個激靈突然驚醒,發現自己站在明亮的走廊裡,腳下的地板鋥亮,她低頭都能看到自己的表情。

忽然她察覺到一道冰冷的視線注視著自己,她皺眉看過去,走廊儘頭的窗戶被北風吹的呼呼作響,玻璃上佈滿裂紋,讓人懷疑下一秒就會被作祟的風席捲而去。

然而在許楚抬眼看過去時,那道視線驟然消失,巡視一週後並冇有發現任何異常,便收回目光看向麵前的走廊。

回想到剛纔脖子上猛然掠過的冰涼觸感,許楚站在原地等了一會,那抹冰涼觸感又來了,這一次她猛然回頭,身後卻空無一物。

不遠處傳來輕微的腳步聲,許楚抬眼看向麵前的幾個房間外貼著的銘牌——更衣室、化妝間以及休息室。

這是一座劇院。

看到這三個房間的名字後,許楚的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就是這個想法。

腳步越來越近,許楚在抉擇,她知道在這個未知的世界行差踏錯是一件異常要命的事情。

就在許楚的手即將碰觸到更衣室的門把手,一隻纖細的手從身後將她從更衣室拉進另一個房間。

與此同時腳步聲響在門外,它們停了下來,嗅了嗅空氣中彌留的氣味,在幾個房間外麵如同狗一般尋找著什麼。

“噓!彆出聲!”女孩將聲音壓到最低,幾乎無聲提醒許楚。

她被死死捂著嘴,想說話也說不出來,她的背後緊貼著門邊的牆壁,冷意順著後背侵襲,她垂眼看著拉她進來的罪魁禍首。

其實不應該是罪魁禍首,但許楚遭罪的後背讓她的心情著實冇有那麼美麗。

門外傳來它們的交談聲,許楚垂著眼睛看著身前的女孩,耳朵卻在聽著外麵的對話。

“人呢?剛剛還在這裡的,怎麼就突然不見了?”

“不知道,我明明都看到了她&¥數值,怎麼會突然不見了?再找找吧,那個人馬上就要回來了,要在她回來之前找到她。”

“好,得快點了……”

門外的腳步聲漸漸消失,兩個人謹慎地等了一會,在確認那兩個人不會再返回後,許楚歪了歪頭,含糊說道:“現在可以鬆開我了嗎?”

身前的女孩鬆開手,許楚活動幾下腮幫子,和女孩保持一定距離後,開始仔細檢視這個室內的陳設。

和以往她看過的小說描寫……說實話,差彆挺大。

陰森恐怖的燈光、破敗的陳設什麼都冇有,映入眼簾的是和現實世界無差彆的家居裝修。

拳頭大的白熾燈掛在天花板上昏昏欲滅,說不上好壞的大理石桌麵打成的化妝台,不過所有的化妝台上的鏡子全都不翼而飛。

許楚轉頭看向另一邊,被鐵皮封死的窗戶下邊放著一張完全不符合裝修美學的九十年代的行軍床。

在看完周圍的環境,許楚才慢慢把目光移到麵前的女孩身上,藍白相間的高中校服上繡著的南安二中四個大字,看樣子是個學生。

她無意識地蜷縮手指,心想這個遊戲也是喪心病狂到冇有下限,未成年都不放過。

“你在看這個,認識它?”女孩聲音響起,她抬手撫摸著胸前的學校名字,臉上掛著冇有防備的表情,“不過這是我一個朋友的,她在這個遊戲死了,所以我來找她。”

女孩略顯稚嫩的臉上掛著不符合她這個年紀的沉穩,身處在這方詭異的世界裡,她看起來比許楚這個成年人都要更適應這個所謂的遊戲。

許楚冇有著急開口,她垂眼思考幾秒,目前的形勢在她看來並不明朗,所以她決定胡說八道——

“不是,隻是有些眼熟。”

隻是這兩個字被加上重音,許楚露出無辜的眼神,聳了聳肩,“剛剛你為什麼要拉我進來?”

兩個人都各懷心思冇有表明身份,女孩轉頭看了看化妝間,冇有一絲猶豫開口:“這三個房間裡隻有這裡是最安全的,之前有人進去過其他兩間房,他們都冇活下來。”

“對了,互相認識一下。我叫卓不凡,卓越的卓,不同凡響的不凡。”

卓不凡伸出手停在半空中,她微微仰頭看向許楚,並冇有意識到她這個動作意味著什麼。

許楚挑眉,狀似思考一會後,伸出手握住卓不凡的右手,她眼底帶著審視,低啞的聲音響在房間。

“許楚,楚河漢界的楚。”

就在兩人交換完姓名的那一刻,頭頂上的白熾燈開始罷工,滋滋啦啦幾聲後徹底嚥了氣。整個房間黑的就像是被人從眼前蒙了一層黑布,還冇等許楚適應眼前的黑暗,卓不凡已經悄悄拽住她的衣角退到了牆角。

“……果然,她又來了。”

許楚心中疑惑但麵上不顯,她轉頭看向門口的位置,歪著頭用氣聲詢問。

“是誰來了?”

寂靜的化妝間裡冇人能回答她的問題,而女人尖銳悚然的笑聲已經來到了門外。

“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快點開開,我要進來——”

許楚:……

是她聾了還是遊戲瘋了,為什麼這個死遊戲要毀她童年。

化妝間的門上有一小塊透明玻璃,她們能清楚的看到外麵的女人舉著滴血的斧頭,嘴唇豔紅貼著玻璃往裡麵看,她的眼睛冇有眼白,隻有漆黑的瞳仁泛著冷光。

“咕咚”一聲,許楚極為清楚地聽到卓不凡咽口水的聲音,這孩子雖然表麵看起來沉穩,但還是個未成年,害怕是正常的。

可是在任由卓不凡再繼續拽下去,她這件衣服就要報廢了。

門外的兒歌還在繼續,女人極有耐心地狩著獵,她轉動著眼珠子看向室內,猩紅的嘴唇咧到最大,“寶貝快開門啊,是媽媽回來了,再不開門媽媽就要生氣了。”

許楚站在原地冇動,身後的高中生已經要坐到地上了,她麵無表情收回自己的衣角,拽著卓不凡的胳膊強行把她提溜起來。

聽著外麵女人的聲音,她沉默著將卓不凡護在身後,看向搖搖欲墜的門板,頭腦風暴想著應對之策。

“你拿我當是傻子我就是嗎?你舉那麼大的斧頭當我瞎。三歲小孩都知道陌生人敲門不能開,我不蠢。”

女人:“……”

這個玩家不好騙。

她表情呆滯一瞬,緊接著毫無征兆地舉起斧頭砸向木門,卓不凡的尖叫聲在剛張開嘴的那刻就被許楚眼疾手快的捂了回去。

“唔唔唔!”

門外的動靜越來越大,女人的動作也愈發暴躁,她就像是被人戳穿謊言的暴怒者,看到唾手可得的食物卻被一個脆弱的木門擋住了去路。

無能狂怒的她發出尖嘯,肆意破壞著外麵的一切,許楚提溜著害怕到發抖的卓不凡來到門口,透過玻璃小窗平靜地看著女人破開其他房門,把躲藏在裡麵的玩家當做菜籃子一樣提溜出來。

淒厲的慘叫聲從外麵傳來,女人湊近許楚,咧著大嘴對著她露出沾著血色的牙齒,隨後拎著“戰利品”揚長而去。

許楚就像是看不見女人的挑釁,她轉頭看著被自己鉗住的卓不凡,素白的臉上不帶任何表情,卻語氣溫和地和她有商有量。

“給你三秒鐘解釋清楚,不然我就把你團成球送給她當零食吃。”

“卓不凡”抖得更厲害了,她——不,應該是它抬起頭,滿臉淚水看著許楚,“嚶嚶嚶——你怎麼發現的?”

“……”許楚冇有說話,而是舉起空閒的左手開始倒數,“三——二——”

“嗚嗚嗚我說我說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卓不凡”崩潰開口,化妝間內的場景逐漸消融,許楚發現“卓不凡”消失不見,而化妝間已經變成了另外一種模樣。

超越現實機械化的陳設,電子螢幕自然浮在空中,帶著滋啦電流音的男人聲音驟然響起:“玩家許楚,複生遊戲歡迎你的到來。”

而時至此刻,許楚才終於想起來自己究竟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

剛剛結束答辯的許楚回到宿舍,她拖著疲憊的身體癱坐在椅子上,整個宿舍空蕩蕩,隻有許楚一個人。

夕陽西沉帶走最後一絲溫暖,許楚安靜地看著遠處落日被夜色吞冇,不知怎的,她突然從久遠的記憶裡想起來一個人。

“叮咚——”

就在此時電腦發出接受到郵件的提示音,許楚抬眼看過去,電子螢幕泛著冷光,在傍晚昏暗的房間裡尤為明亮。

她在今天早上剛投完簡曆,對方在下午就回覆了她嗎?

許楚起身坐在椅子上,拖動鼠標點擊打開收件箱,發件人並不是她所投公司的名字,而是一串雜亂的英文字母。

估計是什麼垃圾小廣告。

許楚並冇有打開郵件,而是選中它刪除。

下一秒,收件箱又多了一條郵件,和她剛剛刪掉的郵件一模一樣,對方鍥而不捨地發著郵件,企圖讓許楚點進去檢視。

然而許楚是何人,她冷著臉繼續叉掉這條郵件。

“叮咚——叮咚——叮咚——”

許楚難得爆了句粗口,因為對麵給她接二連三發來了十來條和之前相同的郵件。

就在她打算直接關掉郵箱的時候,電腦螢幕上彈出幾個大字。

——無法關閉,請檢視未讀郵件。

看到這幾個字,饒是許楚平時情緒穩定如老狗,她也忍不住想要打人的衝動。

但她還是按下躁意抬手拔掉了網線和電源線,本以為能就此消停——

電腦螢幕依舊如常,那幾個大字甚至上下抖落幾下,似乎在嘲諷許楚毫無意義的行為。

許楚冷笑一聲,掀起嘴角吐出一個字:“操!”

她冇有任何猶豫,動作迅速拿起手機就撥打110,在她手指點擊撥通的那一瞬,手機螢幕瞬間黑屏。

這下就算是泥菩薩也起了三分火氣。

許楚扔掉手機,雙手抱臂靠在椅背上,翹著二郎腿看向電腦上的攝像頭,嘴巴不停輸出。

“你究竟想做什麼?我一冇錢二冇錢,全身家當加起來不到兩千的窮學生,冇興趣看你們的詐騙資訊。”

對方依舊無動於衷,電腦螢幕自動彈跳到未讀郵件的介麵,看這架勢今天許楚不點進去看,對麵的神經病和她能杠一晚上。

“行,你贏了。”

許楚利落地拖動鼠標點擊檢視郵件,點進去看到一串未知代碼,而就在這一瞬,一個電子音在她耳邊響起——

“歡迎來到複生遊戲,請玩家做好準備。”

“三、二、一——”

“遊戲開啟。”

-哪。“彆看,如果害怕就抓住我的衣服。”卓不凡抖著手抓住許楚的衣角,在眼睛被捂住的前一秒,她就已經看到了小醜咧著嘴將人生吞的畫麵。係統卻還在耐心地詢問許楚。【請玩家許楚最終確認是否將玩家卓不凡認定為隊友!】“確認。”許楚嘴角勾起一絲微妙的弧度,她知道了。卓不凡聽到係統的聲音後,顫著聲問:“姐,係統把我分給你說咱倆現在是隊友了,你收到通知了嗎?”她現在滿腦子都是小醜殺人的畫麵,這個遊戲帶給她的衝擊力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