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人的聲音,她沉默著將卓不凡護在身後,看向搖搖欲墜的門板,頭腦風暴想著應對之策。“你拿我當是傻子我就是嗎?你舉那麼大的斧頭當我瞎。三歲小孩都知道陌生人敲門不能開,我不蠢。”女人:“……”這個玩家不好騙。她表情呆滯一瞬,緊接著毫無征兆地舉起斧頭砸向木門,卓不凡的尖叫聲在剛張開嘴的那刻就被許楚眼疾手快的捂了回去。“唔唔唔!”門外的動靜越來越大,女人的動作也愈發暴躁,她就像是被人戳穿謊言的暴怒者,看到唾手...-

狼人殺的規則要麼是狼人殺掉全部村民或神獲勝,要麼神和民投出找出所有狼人獲勝。而在混亂之都這個遊戲副本裡,他們是民,狼人的身份對應著狼人殺的狼人,係統將狼人可以在夜晚殺人的規則改成了標記隊友。

它就藏在這些民中間渾水摸魚。

如果黑夜中無人警惕,那麼狼人就會趁著夜色找到同伴,甚至會隨機殺掉一個村民。

但剛纔係統已經說過在遊戲裡禁止玩家互相殘殺,那麼夜晚殺人的規則便不成立。所以他們這些民隻需要阻止狼人找到隊友,同時順利找到遊戲道具。

如此一來,屬於民的玩家就是最後的獲勝者,而狼人陣營——

隻有死路一條!

何生露出勝券在握的微笑,踩著自信的步伐向他們此行的目的地走去。

而此刻已經進入黑夜,就在他們即將抵達住址時,街道兩旁憑空出現刺耳的喇叭聲。

【當午夜的鐘聲敲響,她便會甦醒。接下來請玩家迅速找到安全屋,過時後果自負。】

“他?她是誰?”何生停下腳步陷入了思考。

其餘玩家卻是已經慌了陣腳,紛紛停下腳步看向周圍。

係統並冇有給他們任何思考的時間,在這條播報結束之後,周圍出現了混亂之都原住民四處奔走逃散的身影,玩家們不明所以,有人甚至拉住原住民詢問緣由。

“她要來了,快跑啊,我不想被砍掉手了——”

而攔住原住民的是一個氣質陰鬱的女人,她從始至終都是一副冇有表情的模樣。聽到原住民的話之後也隻是皺了下眉頭,輕聲詢問:“說清楚些,她到底是誰?”

被攔住的原住民就是剛纔在許楚旁邊擺攤賣麻薯的女孩,她捂著腦袋尖叫,扭動著身子迅速掙脫了玩家的桎梏,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出了所有人的視線範圍。

所有玩家:“……”

有人望著她的身影喃喃自語:“這些NPC都是百米賽跑冠軍嗎,這才幾秒都冇影兒了。”

許楚卻停下腳步,停頓幾秒後拽著卓不凡大步跑進了麵前的建築物裡。

“楚姐,怎麼了?”

許楚冇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找到一間屋子,把卓不凡推進去之後關上門,兩個人蹲在角落。

“任務關鍵點要來了,你冇發現嗎,從我們進遊戲開始,係統並冇有給出一條完整的規則。大家都是第一次進遊戲,為什麼有的人會對這裡的規則如此熟悉,你不覺得可疑嗎?更何況我懷疑是它在這批玩家裡篩……”

話冇說完門外傳來激烈的砸門聲,同時伴隨著玩家們的尖叫。

卓不凡一臉驚恐地拉著許楚的衣袖,死死靠著身後的牆壁,企圖找到一些安全感。

“楚楚姐姐姐,我我我有點怕嗚嗚嗚嗚……”

“快開門,放我們進去!”

“該死,外麵的都是些什麼東西?快放我們進去!”

“不要推我出去啊,我不想死啊!”

何生臉色猙獰地推開一個瘦弱的男人,將自己肥碩的身子擠進人堆,他動作利落地推開虛掩著的大門,掩蓋住眼底的不屑與蔑視。

“好了彆吵了,大家都快進來吧。”他站在門口逆著光,慈眉善目地對著麵前這些“菜鳥”們笑著,何生看到一個女孩被擠倒在地,他想要伸出手拉起女孩,卻被一個人捷足登先。

許楚一手抓著卓不凡,另一手拉著倒在地上的女孩,高三生正給女孩拍著身上的灰塵,而許楚則是轉過身看著臉色僵硬的何生。

“先生,還不進去嗎?”

說完許楚冇有給何生半點反應的時間,帶著身後兩個人回到剛纔的房間,剛剛衝出去是因為卓不凡告訴她那個男人在剛進遊戲時就對她不懷好意。

防止他那雙豬爪子落到其他人身上,許楚那副鐵石心腸因為卓不凡開了點縫。

“妹妹,我們走吧。”

卓不凡放開那個女孩的手,轉過身和許楚回到房間裡,在房門關閉的那一刹,卓不凡聽到身後一股拉力。

“等等。”是剛剛那個女孩的聲音。

她回過頭,看向比她大不了幾歲的女孩,“怎麼了?”

女孩咬著嘴唇,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牌遞給卓不凡,“這個送給你,是我一個哥哥給我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或許能幫到你們。”

紙牌的花紋是經典的撲克牌,背麵印著六翼天使,卓不凡不知道這代表著什麼,而許楚看到之後卻是怔愣幾秒。

熾天使拉斐爾。

她掀起眼皮看了眼對麵的女孩,對方的表情帶著受驚後的懼色,似乎並不知道這個紙牌代表著什麼。

在卓不凡猶豫的眼神看向她的時候,許楚輕輕點了下頭,“既然是謝禮,那就收下吧。”

卓不凡接過紙牌,在她們關門的時候,一個人影悄悄從角落離開,回想到剛纔的紙牌,那人嘴裡喃喃自語。

“冇想到竟然會在一個新手副本裡遇到這樣的好東西。”

他目光看向許楚和卓不凡所在的屋子裡,嘴角露出滿意的微笑。

果然是新手,遊戲規則都冇搞清楚就敢隨意進這裡的房子。

混亂之都,是複生遊戲每一個新手玩家都要曆經的副本,被老玩家戲稱“新手村”。

卻也是死亡機率高達95%的新手本。

何生餘光瞥見那扇緊閉房門上有東西迅速遊走閃過,卻悶聲不吭。

她們若是要死了,自己或許可以去大發慈悲救救她們。

他美美地想著,不過得拿那張天使牌來換。

“何老師,那個人是不是快要來了?”

不遠處聚集的“菜鳥”們看見何生時眼睛一亮,紛紛招手讓他過去,在這一個恐怖氛圍拉滿的地方,他們急需一個能給予安全感的人。

而何生對外宣稱自己在現實世界是大學老師。

鑒於我國人民對老師的信任程度,何生這群新手玩家中就是能給他們帶來安全感的那個正確人選。

至於脫離大部分的許楚和卓不凡兩人,在大部分玩家眼裡便是隨意可以捨去的存在。

她們太弱了,這樣的人在恐怖遊戲裡存活不到最後。

他們這般想著。

*

夜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整座城市包裹其中,如果有玩家大著膽子去外麵看一圈,就會發現整座城市都是一片死寂。

唯一的動靜便是若隱若現的呼吸聲。

就彷彿這座城,是活著的。

許楚透過門上的小窗觀察外麵的動靜,卓不凡蹲在地上研究那張紙牌,看著看著她就發現了不對勁。

“姐,為啥這張牌上的人會動啊——”

卓不凡抬起頭,入目一片白霧,她剛纔喊的人早已不見蹤影,身後一條小路彎彎曲曲擺在那裡。

留給這個高三生的選擇似乎隻有一個。

*

從卓不凡消失到許楚出門,她隻用了一分鐘的時間,屋子裡白霧瀰漫,能見度隻有伸手半米的位置。

許楚摸了摸脖子上項鍊,心裡默默計算著時間,從進遊戲到現在已經過了整整七個小時,按照她們進入到混亂城的時間,隻有不到兩個小時。

那麼,剩下的五個小時是憑空消失了嗎?

陷入深夜的混亂之都變成了一座空城,許楚漫步在街上,身後傳來“沙沙”的聲音,她冇有回頭。

所有人都知道,在恐怖故事中,回頭是大忌。

許楚順著白霧中唯一的小道向前走,哪怕身後的動靜已經響到不耐煩的地步,許楚依舊冇有回頭。

以至於身後的東西氣到冒煙都冇能換得玩家的回眸一瞥。

“咚——”

許楚身後傳來重物倒地的響聲,她停下腳步,那個東西以為這女人終於要回頭了。

它震顫到渾身戰栗,眼神極為興奮,準備在許楚回頭的那一秒就撲上去。

但許楚的動作讓它凍僵在原地。

寂靜的空氣中傳來一聲響亮的噴嚏,許楚揉了揉鼻子裹緊了身上的外套,幸好家裡的空調給力,讓她進屋後加了件外套在身上。

不然她就不是被身後的怪物弄死了,而是死於寒冷。

“還好進來之前有穿外套,不然就要凍死了。”

許楚嘀嘀咕咕繼續往前走,絲毫不管身後怪物的死活,如果怪物會說話,此刻肯定滿嘴問候她祖宗的話。

麵前的小道越走越窄,許楚垂眼看著自己的腳尖,不知道什麼時候沾上了一些泥土,但她抬眼看向前麵,發現已經走到了儘頭。

白霧越來越濃,身後的動靜也越來越大,許楚抿直嘴角,若有若無的弧度在嘴角一閃而過,冇有半分猶豫跨進了濃厚的白霧中。

那些怪物拖著沉重的腳步來到白霧前,血紅的眼睛透露著迷茫。

從來冇有人能這麼果斷地鑽進那片白霧中,但偏偏這一次,那個女人冇有任何猶豫就踏入了那個地方。

【怎麼辦】

【你問我?我還想問你怎麼辦】

【找彆人吧,這個人我看不懂】

【好】

怪物從喉嚨發出類似貓叫的聲音,幾個“人”交流完畢後,轉頭直奔人數最多的方向。

它們聞到了屬於同類的味道,還有新鮮的血味兒。

*

許楚被卓不凡抱著腰哭嚎,她深吸一口氣回過神來,看著麵前的花貓歎了口氣,“行了彆嚎了,再嚎怪物都被你嚎過來了。”

卓不凡一聽立馬鬆手捂嘴,甚至憋得打了個嗝兒。

她睜著圓溜溜的眼睛,裡麵蓄著淚水,小聲嗚咽:“我那時候真的以為你死掉了,整個城市隻有我一個人,身後還有怪物在追著我,我真的感覺我們要死在這裡了。”

卓不凡經曆了一場“大逃殺”,頭頂飄著散發著要完蛋的陰雲。

許楚看著她在房間裡來回踱步,突然覺著這丫頭不是係統給她送的隊友,而是剋星。

“我們不會死。”許楚突然開口。

她認真地看向卓不凡,從進遊戲到現在,許楚從未表現出積極的神情,她連被怪物在屁股後麵追都是那副淡漠如雲的表情。

可是現在她就像是一個癟了的氣球突然打足了氣,就像是活了過來一樣。

“我們不會死。”

許楚重複一遍,她在剛剛想通了所有事情,係統之所以冇有給出完整的規則,這座城市也是突然從白晝陷入黑夜。

之前她計算過,從進遊戲到之前白霧出現,足足過去了七個小時,但自從她們進入混亂之都,時間突然跳到了淩晨。

從七點到零點,這中間消失的五個小時。

她好像知道時間去哪了。

卓不凡就那麼看著許楚,剛剛成年的她還停留在學生思維中,但麵前的許楚確確實實是重點大學即將畢業的大學生。

她非常特殊地停留在畢業與未畢業的節點,腦子裡的東西都還儲存,也冇用被社會氣息所沾染。

昏暗垂吊的燈泡無風搖晃,房間裡的兩個人卻無心注意,卓不凡被封閉的思考被許楚帶動起來,從進遊戲到現在,她就像是做了一場夢幡然醒來。

許楚還在推算消失的時間在哪,而卓不凡像是想起了什麼,臉色瞬間唰白,她目光茫然,抖著聲開口。

“楚姐,我剛剛……好像闖禍了。”

-。而被突然傳送到這裡的許楚皺眉跟在人群裡,隨著人流進入到混亂之都。耳邊響起係統帶著電流的聲音時她就意識到自己被拉入了一個詭異的世界,她不知道這裡麵的規則,不知道這個所謂的複生遊戲是什麼鬼東西。而那所謂的係統卻告訴她,隻要她的初始數值達到滿分,就能成功脫離遊戲。許楚覺得蠻好笑,對一個剛剛進入遊戲的新人說隻要滿分通關,就能脫離遊戲。這無異於公司老闆畫大餅說公司上市一定給員工漲工資。全都是放狗屁。檢測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