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尬。沉默之間,許文玉正想開口,但不知道怎麼突然颳起一陣大風,從室內穿堂而過。瞬間,桌上的紙張被掃落大半。“哎呀,這哪來的風”陳豐埋怨道。他倆都被吹得髮絲淩亂,都下意識按著那幾張擺出來的資料,可陳豐桌上的東西也大多都被吹落了。“不好意思啊,忘關窗了。”許文玉回他,“冇事。”說完也跟著蹲下,幫他把東西都撿起來。就在這期間,許文玉注意到了地麵上的一張一寸照。就一個角夾在一本書內。許文玉把照片抽了出來。她...-

闊大的聚會場地,豪華的裝修,堆積成塔的香檳酒杯,禮儀端莊的服務生們,舞台上還有個樂團在拉大提琴。

這裡無疑是有某個人在主持著一場盛大的酒會。

許文玉注意到今天這場聚會的主人公就在內場中央,周圍有幾個人在跟她說些什麼話,其中一兩個是許文玉認識的,其餘的都不熟。

整理好心情,許文玉伸手從助理手中接過精心挑選的賀禮,微笑著踩著小高跟過去。

“有容姐,生日快樂!”禮物掛在她手上,說完這句話之後張開了雙臂。

秦有容笑得開心,給了她一個用力的擁抱。

“我不是說過你來的時候,什麼也不用帶,人過來就行了嗎?”

“那可不行,難得見一麵,還碰上你生日,我得給我姐包個大禮!”許文玉哈哈一笑,難得在旁人麵前表現得這麼激動。

秦有容今年五十四歲了,前幾年正式宣佈息影後就長期定居國外,這次選擇回國辦生日會確實讓人意外。

一陣寒暄過後,秦有容叫人幫她把禮物拿了下去。

有人調侃,

“大家都說娛樂圈的許文玉是座冰山,能力強又長相張揚,情緒還特穩定,偏偏在容姐麵前沸騰成火山了。”

此話一出,周圍人因為和許文玉不熟,並不表現得很熱烈,但都還是忍不住咧嘴笑了出來。

秦有容心裡聽得高興,但還是故意擠了最開始說話的人一眼,維護許文玉,“什麼冰山火山的,彆拿我妹妹開涮啊!”

那人許文玉也認識,前不久他倆剛在一場活動中見過,她記得他叫鄭杭。

被秦有容懟了之後,鄭杭看向許文玉,希望她不要因此感到不適。

許文玉眼含微笑,表示沒關係。

秦有容攬過身旁高過她一個額頭的女人,向其餘人介紹,“她是我妹妹,許文玉,承風娛樂公司的經紀人。”

許文玉表現得體,向他們伸出手,“你們好。”

挨個握手,交換完聯絡方式。

接下來依舊是壽星的主場。

有人將秦有容擁到話筒前麵去發言,許文玉落單後,也有人看到她了。

“玉姐!”

開口的人叫司予,最近參加了一檔生活類綜藝節目後,熱度持續攀升,她的團隊又趁熱打鐵,把她之前的音樂作品和待人處事營銷了一把,現在也算是正當紅了。

司予一過來,就親親熱熱地挽著許文玉,“好久不見了啊姐。”

“是好久不見,又變漂亮了小魚。”許文玉眼中含笑,看著她的眼睛誇她。

“哈哈哈,是嗎?”她問完之後還故意表現得很驚訝的樣子。

她心裡清楚自己長相甜美,但麵上總要保持謙虛,“其實也還好啦,可能是最近堅持早睡早起的原因吧!”

“對了,我剛剛看到你的位置了,我帶你過去。”說完她就拉著許文玉往賓客席位上走去。

秦有容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大致意思就是表示很感謝各位來賓,也希望大家能在這次聚會中玩得儘興。

許文玉被司予拉著從座位中穿過的時候,還聽到有人在下麵玩笑說,希望壽星能在台上唱一個。

其餘人也在那兒看熱鬨不嫌事大,大家都在那兒起鬨,“來一個!來一個!”

“哈哈哈,好吧。”

許文玉聽見秦有容這樣說。

就在許文玉剛好被司予帶到座位上時,話筒裡傳來秦有容稍顯低沉,又略帶些沙啞的聲音——

“那我就先走咯,我的座位在那邊。”司予給她指了個方向。

許文玉點了點頭,“好,謝謝你。”

“謝什麼啊!姐你下次有空,我們一起吃個飯就行。拜拜!”說完她對許文玉做了個擺手的動作,見許文玉也這樣回了她過後,就先一步轉身走了。

許文玉入座的時候,桌上的人表現得都在專心聽秦有容唱歌,直到她一歌唱完,纔有人向許文玉點頭示意。

主人安排的位子上都放著一個牌子,上麵標著每個人的名字。

不過大概是秦有容有專門注意過,一起吃飯的人都有職業的區分。在她這裡,圍坐的都是娛樂圈的金牌經紀人,偶爾有那麼三兩個,也都是他們帶的藝人。

她左邊的埃文今天的裝扮依舊是平日裡的那副樣子——專門打理過的捲髮,畫得很濃的眉毛,以及誇張得快把他半個胸膛都漏出來的衣服。

埃文麵對許文玉,一貫都有些陰陽怪氣,今天也和往常冇什麼不一樣。

隻見埃文右邊眉毛微揚,雙手抱臂靠在椅背上,“喲,咱許大經紀人也過來這桌啦?我還以為,就你和秦姐那關係,得直接坐主人那桌呢!”

許文玉聽完麵不改色,反而像是冇聽到似的,跟隔壁桌向她打招呼的人遙遙舉杯。

“哼!”埃文發出一聲氣音,翻了個白眼。

桌上其他人隻當看不見,也聽不到,默默品酒,冇人主動開口。

這時候許文玉好像纔剛剛看到他這人一樣,開口就是捧他,“哎呀,這不是埃文嗎?昨天纔看到微博熱搜第一:鄭姿獲百象獎!我看還得是埃文慧眼識珠,才能在一年前那麼多新人中,淘出這麼好的一個演員苗子,我還得和你多學習啊!”

這話一出,桌上有人憋不住笑,舉起酒杯掩飾,“不好意思,喝酒嗆著了,咳咳。”

埃文也聽出許文玉什麼意思,手心掐緊,轉頭瞪她,“你!”

許文玉這下是裝傻裝到底了,作出滿臉困惑的樣子,“啊?我怎麼了?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說完她還伸手摸了摸自己眼下,剛好觸及左眼那顆痣的位置。

誰不知道鄭姿是怎麼拿到百象獎的?砸錢唄。千金大小姐進圈不過是玩票罷了,演技對她來說不重要,但要是心血來潮想要個什麼獎,那就收買評審方給她頒一個。

大小姐脾氣也是出了名的不怎麼樣,也是幸虧她今天不在場,不然聽到有人誇埃文慧眼識珠把她給挑了出來,還暗諷她的獎是買來的,得當場在這兒發瘋。

埃文“你”了半天,最後什麼也冇說出來。

他明白許文玉現在就是仗著鄭姿不在,他不敢直接挑明獎是買的,更不願意說當初是他自己三番兩次求著鄭姿,要自己做她的經紀人。

一個是辦事冇辦好,讓彆人知道了;一個是自己那該死的自尊心。兩者一結合,就直接捂住了他的嘴。

許文玉冇理他,轉頭悠悠地喝了口香檳。

還挺順口。

其他人見狀出來打圓場,隻是七嘴八舌,也冇讓場麵好到哪兒去。

“嗬嗬,你還不如關心關心你自己,宋屹青馬上合約就要到期了吧?他要是走了,你手底下可是一張王牌都冇有了。”埃文說完翻了個白眼,給她留了這麼一句話之後,立馬站起來端著酒杯到彆的桌去了。

許文玉依舊雲淡風輕,但這句話讓她不由得想起,她和宋屹青前幾天見麵時的對話——

“最近有導演了個劇本過來,我看了看,還不錯,是你之前就很想挑戰的類型。隻是你如果要接的話,得先考慮一下你的合約期限。”

宋屹青沉默半晌,似乎是有些猶豫。

許文玉看得出來,他其實有些心動了。

可他最後還是開口留下一句,“到時候再說吧。”

這句話就像是紮進心裡的一根刺,時不時就讓許文玉哽一下。

但這也確實警醒了她,她的手下都好久冇有過新鮮血液了。

紙牌裡麵也得有大小雙王。

而哪個地方的演繹新人最多、最簡單呢?

許文玉把目標定在了——澄海戲劇學院。

司機將車開進校園停車場,許文玉就在那兒下車。

因為之前就打過招呼的緣故,有個表演班的輔導員在車外等著她。

看見外麵站著的並不是自己的高中同學,許文玉挑了挑眉,不過下車的時候,麵上的笑容依舊禮貌得體。

“你好,我是許文玉。”許文玉向麵前的男人伸出手。

“你好。”男人跟她握了下手,他身材不胖不瘦,臉上戴了副方框眼鏡,看起來比她高半個頭,“我是三年級五班的陳豐。”

“這邊請。”

許文玉跟著他走出地下停車場,進了電梯。

因為是第一次見麵,還冇有聽說是什麼緣故之前,許文玉冇有先開口引出話題,反而是下意識看了眼手機。

恰好這個時候手機彈出老同學的微信——

“不好意思啊文玉,我今天身體不舒服,叫了彆人幫我去接你。”

“你現在到了嗎?”

陳豐眼神一瞟,也注意到許文玉的手機螢幕,及時解釋道,“本來說好是劉老師來的,可是昨晚劉老師高燒,今天請假了,就讓我來替他接你一下。”

許文玉抬起眼眸,微笑著與他對視一眼,“那真是麻煩你了,陳老師。”

說完又低頭回訊息:已經到了。你好好養病,早日康複。

陳豐笑著擺擺手,“有什麼麻煩的。”

“叮”的一聲,電梯到了。

“要是我們學校的哪位學生,能在在校期間就被承風娛樂的許經紀人看上,那我還得偷著樂呢!”

此時正是夏季的尾巴,雖然冇有7月那樣的高溫,但空氣中還是有一絲炎熱帶來的沉悶。

許文玉與陳豐向教學樓的方向走,不時在路上看到有人踩著滑板,與他們相對錯過。

“哈哈哈,要是陳老師能給我引薦兩三個好苗子,那應該是我要偷著樂吧。”

“行啊!怎麼不行那咱們就先去看看我班上的學生”陳豐就坡下驢,私心還是先偏向了自己人。

不過考慮到那些比較出色的學生,現在大多不在校內,陳豐直接把許文玉帶去了他的辦公室。

陳豐從辦公桌抽屜內拿出一小遝A4紙,一張張分開,擺在桌麵上。

“這個學生叫鄭悠雲,長相標誌吧?上週剛出去跟學長學姐一起拍電影去了,不然你還能親眼見見。”

許文玉眼中流露出驚訝,“拍電影”

“微電影,學生合作的。”陳豐又給她補充道。

“哦,那是挺不錯的。”

“這個,上午剛跟我請假,也是有東西要拍。”

“還有這個,這個……”

陳豐確實是在儘心儘力地向許文玉推薦他自己帶的學生,每一個都先說了為什麼不在學校,還特意跟許文玉說了他們性格都很有禮貌。

但許文玉看著桌上並排的這四五張照片、資料,還是覺得差了點什麼。

美則美矣,未儘善焉。

陳豐也看出來冇有讓許文玉特彆驚豔的,有點尷尬。

沉默之間,許文玉正想開口,但不知道怎麼突然颳起一陣大風,從室內穿堂而過。

瞬間,桌上的紙張被掃落大半。

“哎呀,這哪來的風”陳豐埋怨道。

他倆都被吹得髮絲淩亂,都下意識按著那幾張擺出來的資料,可陳豐桌上的東西也大多都被吹落了。

“不好意思啊,忘關窗了。”

許文玉回他,“冇事。”

說完也跟著蹲下,幫他把東西都撿起來。

就在這期間,許文玉注意到了地麵上的一張一寸照。

就一個角夾在一本書內。

許文玉把照片抽了出來。

她把照片順勢舉起,陽光映在照片上,有些許反光。

她一眼注意到照片上的人那雙淺淡的、琥珀色的眼睛。

“這是”她捏著照片,轉向陳豐。

“啊,這是大四的學生。”

“名字叫,梁宥銘。”

-感謝各位來賓,也希望大家能在這次聚會中玩得儘興。許文玉被司予拉著從座位中穿過的時候,還聽到有人在下麵玩笑說,希望壽星能在台上唱一個。其餘人也在那兒看熱鬨不嫌事大,大家都在那兒起鬨,“來一個!來一個!”“哈哈哈,好吧。”許文玉聽見秦有容這樣說。就在許文玉剛好被司予帶到座位上時,話筒裡傳來秦有容稍顯低沉,又略帶些沙啞的聲音——“那我就先走咯,我的座位在那邊。”司予給她指了個方向。許文玉點了點頭,“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