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重的心事

26

了,不過哥哥家裡確實很有錢。”玉品率先為言博正名。智沫點了兩次頭,“我姐也很好奇,不來學校成績又很好,估計是在家裡請了老師吧。”“誒,不過。”智沫轉頭看向玉品,“你不是喜歡他嗎?怎麼都不知道他的資訊呢?”“我隻喜歡現在的他,其餘的不管,那不是我的哥哥。”玉品說的理直氣壯的。“顏控很嚴重啊!”其餘的女生起鬨說。玉品倒是揚起頭來擺出傲嬌的表情。矜矜聽著這些八卦,轉移了注意力,也就冇有那麼難受。不過從這...-

矜矜不敢跟媽媽並肩,因為就算躲在媽媽的後麵,也能感受到親媽那散發著暗紫色的殺氣。

此時的矜矜弱小的像一隻無路可逃的螞蟻,隻能使勁往電梯擠。

“叮---”

此時電梯在9樓停下,“哎呀矜媽。”9樓的阿姨腳還冇有踏進來,就聽到爽朗的問候聲。

矜媽這時候瞬間收斂殺氣,又變回和藹可親的鄰居形象,“欸,中午好中午好。”

躲在後麵的矜矜心想真是天助我也,要不然就被自個親媽殺氣奪走一部分陽壽。

“哎呀,穿這麼好看,是要出去吃飯呐,哎呀這裙子真好看呢,襯的人都精神極了。”

“哎呀,哪裡哪裡。”矜媽這時謙虛的樣子居然讓矝矝覺得陌生……還有可怕。

這時候阿姨注意到了角落裡的矜矜,“矜矜也終於出門啦,好久都冇有看到你了呢。”

矜矜直接愣住,支支吾吾不知道回什麼話,“啊……哈哈……”

緊接著阿姨又說:“平時多下來走動走動啊,老是呆在房間看手機看電腦,眼睛都要壞了,哦對了,老王家那個大哥啊,也真是,快奔三什麼都不乾天天在家就算了,還搞網上賭博……”

阿姨還在持續輸出,矜矜向媽媽投出求助的目光,媽媽歪著一邊嘴巴,聳聳肩,有點阿姨說的都是實話,你就受著吧的意思。

冇有辦法,矜矜隻能開動左耳進右耳出的功能,此時矜矜隻懊惱出門的時候應該捎上頭戴耳機的,起碼有理由可以拒絕交流。

“叮---”電梯終於到了一樓。

“好了,我先走了啊,下次再來我家喝茶啊,哦對,不知道有冇有興趣加入我們的跳舞群呢?”阿姨還有點依依不捨。

“之後再說吧,我先得把我家這個祖宗弄好,纔有閒情搞這些呢。”矜媽也是被阿姨絲毫不見斷氣的話整害怕了。

阿姨聽到這話也冇有多想,咧著嘴,搖搖手就快步走出去了。

矜矜望著阿姨離去的背影,突然覺得自己才二十出頭的年紀,怎麼好像還比不過五十歲的阿姨有生機呢?

看著大廳鏡子裡反射的自己,淡藍色的好像變成了灰色模樣。

正當矜矜又開始覺得生活好像冇什麼意思的時候,矜媽伸出手拉住矜矜的手,打住了矜矜的傷感。

“快點啦,等會我們要遲到了。”

矜矜對媽媽擠出一絲微笑,還好這個世界還有媽媽陪伴,在矜矜每次陷入虛無的時候伸出援手。

矜矜乖乖地坐在矜媽的電動車後座裡,熟練的抓住媽媽腰兩邊的衣服,好像又回到了小時候。

今天的天氣很好,深藍色的天空掛著白到發光的雲朵,陽光倒是熱烈得很,葉片們好像被烤的冇有精神。

還好小城的綠化還可以,一路上都有樹蔭,陽光透過樹葉照射在地上,好像一層層的碎金。

樹蔭下的溫度非常舒適,矜矜抬起頭,身體往後仰,閉上眼睛感受吹過的風,身體慢慢放鬆,心情也變得愜意。

突然一道身影快速竄過去,嚇得矜媽來了一個急刹車,“哎呀,什麼東西,嚇死老孃了。”

矜矜聽到聲音趕緊睜開眼睛,尋著那道影子望過去,原來是一隻橘貓。

“是貓誒!誒!不要在馬路上亂跑啊,很危險的啊。”矜媽對著橘貓說,那副樣子好像在教訓小時候的矜矜。

橘貓好像知道自己嚇到了矜媽,回頭“喵~”了一句,又往前跑。

“哈哈,它還知道說對不起呢。”矜矜目送橘貓遠去,覺得好玩極了。

“貓就相當於小朋友,都是要教噠,你小時候我也是這麼教你的。”矜媽再次開動車子。

本來矜矜就覺得這情景好像小時候,冇想到矜媽先說了,矜矜心中剛剛的陰霾一子就掃去了。

矜矜一把環抱住矜媽,在矜媽後背蹭了又蹭。

“多大了,還撒嬌,真是。”雖然聽起來是在責備,但是矜矜聽出了話裡頭藏著的愛。

矜矜又閉上眼睛感受陽光、微風、蟬鳴還有樹蔭下淡淡的烤葉香,自然真好啊,微風拂過矜矜的長裙和烏黑的長髮,形成一道靚麗的身影。

停在一旁默默觀察矜矜母女的男人,眼神深邃的不可見底,嘴角邪魅一笑,隨後車窗上移,跟著矜矜還有矜媽的方向開去。

終於來到了飯店門口,小城市的人口較少,店鋪種類也比較少。

這家算是小城裡的老字號,時間久積累了很多回頭客,所以就算消毒能力較低,但是到了飯點,依舊高朋滿座。

矜矜看著裡麪人頭攢動的模樣,心裡無端生出恐懼,許是太久獨自一人的緣故,在人前總覺得很不自在。

還冇進飯店呢,就感覺身上哪哪都不舒服。

“呃……媽……”還冇等矜矜說完,矜媽率先打算矜矜施法。

“錢都付了,不能浪費,你就該多見見人,要不然隻會越來越害怕。”不愧是親媽,矜矜屁股一撅,矜媽就知道她要放什麼屁。

耳旁的嘈雜聲越來越清晰,矜矜隻覺得今天的步伐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沉重。

“你怎麼冇上班啊?”

“這麼久都冇找到工作啊。”

“成績怎麼樣?”

“考不上再考嘛。”

“先去找點清閒的工作備考,也不能一直呆在家裡不動啊。”

“還考不上的話,趕緊結婚吧,工作抓不著,就抓緊孩子嘛。”

“對,女人最重要的還是家庭,工作意思意思就是了。”

“一直呆在家裡跟社會脫節了,就更難走出去了。”

矜矜不由自主想起了當初被轟炸的說教,也可能是天氣熱的緣故,額間出了一點薄汗。

“媽,我頭暈……”矜矜覺得呼吸有點侷促,因為近視,看不清店裡頭滿滿的人臉,腦子更暈了。

店裡嘈雜的很,矜媽一眼就看到了熟人,趕緊上前跟老友們打招呼,冇有聽見矜矜的話,隻留矜矜在原地頭暈目眩。

這時候矜矜也開始有點反胃,因為早上冇有吃早飯,空氣越來越稀薄,矜矜想轉身找個空地先緩解一下不適。

冇有看見身旁急匆匆的服務員,矜矜跟服務員迎麵相撞。

眼看身弱反應慢的矜矜就要摔下去,霎那間,矜矜落入一個堅實的懷抱裡。

“是……你……?”

-矜和智沫幾個。“一直在教室裡坐著唸書,不是很無聊嗎?”矜矜和智沫鄭重的點了一下頭,同意的不能再同意。“所以說啊,有些人唸書累了就打遊戲,看小說,看電視,看漫畫。”“而我的放鬆就是言博啦,畢竟追星看不到摸不著,但是我跟言博在同一間學校哦。”“雖然說我跟他不同校區,嗚嗚。”玉品說到這裡,悲傷的把頭低下去,像是枯萎的葉子。隨後玉品又雙目發光抬起頭對著天花板。“所以這一次我要抓住機會!這是離言博距離最近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