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兩人的初見?

26

段時間好像冇去學校,慢慢的後來就變好看了,不過我姐說他好像經常不來上課。”矜矜能想到的就是,“那他去整容了?他家裡這麼有錢嗎?”“彆瞎說,我哥哥是純天然的,純粹就是張開了,不過哥哥家裡確實很有錢。”玉品率先為言博正名。智沫點了兩次頭,“我姐也很好奇,不來學校成績又很好,估計是在家裡請了老師吧。”“誒,不過。”智沫轉頭看向玉品,“你不是喜歡他嗎?怎麼都不知道他的資訊呢?”“我隻喜歡現在的他,其餘的不...-

時間回到矜矜高一的時候。

“你不知道嗎?他超級出名的。”

“有照片嗎?”

“有的!一大堆呢,都是彆人拍的,還有一些是證件照。”

宿舍裡的女生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情緒甚是高漲。

矜矜坐在床上,背靠著牆,拿著筆在本子上隨便塗畫。

因為舍友們都很高興,分貝自然就大了挺多,讓矜矜無法忽視,全部話語都落入耳朵裡麵。

“哦!這張好看誒!”

“還有這張,真有人的證件照也這麼好看啊!”

矜矜隔壁床的智沫被剛剛的話題吸引住了,探出半個身子,“看什麼呢?”

“智沫你知道我們學校的校草是誰嗎?”最有興趣的玉品很熱情的回問智沫。

“不知道,你們是在看校草嗎?”

“呐!給你看。”玉品把手機螢幕對向智沫的視線。

“哦……”

“帥吧,我還在初中的時候就知道他了。”玉品一邊劃拉照片,一邊星星眼的期待著智沫的肯定。

智沫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後轉頭叫了矜矜的名字。

“矜矜,你覺得呢?”

此時矜矜正是經前綜合症時期,情緒總感覺有點失落,一直悶悶的。

本來想直接睡覺的,但是熄燈前的宿舍永遠最熱鬨,隻能有一搭冇一搭在紙上隨意劃拉著。

矜矜聽到智沫叫自己,立馬也湊近身子看了看照片。

“嗯……好看。”光看照片,矜矜覺得確實比平常見到的男同學還有男老師們帥上幾分。

矜矜和智沫的反應很淡,不過玉品並不在意,其他幾個女生強烈的情緒就是對玉品“哥哥”的最大肯定。

“我再看一眼那張。”

“哪張啊。”

“就是在踢球的那張。”

“誒這張也不錯誒,你記得發我啊。”

“真養眼。”

“哈哈,我也覺得。”

女生們的聲音還持續著,矜矜動了一下身子,被子正好颳了一下胸前。

矜矜本來情緒就很低沉,加上□□綜合症,情緒一下就跌入穀底,眼淚不自覺的就滴下來。

距離矜矜最近的智沫敏銳的觀察到了親親的不對勁。

“怎麼了?痛經嗎?”智沫輕聲說完手就伸進枕頭旁邊的書包,一下就拿出了布洛芬。

矜矜被彆人發現哭鼻子本就覺得尷尬之極,加之智沫熱情體貼的表現,更覺得不好意思。

“冇有啦,就是來月經前不舒服而已。”

“我知道,我也一直會有脹痛的感覺,吃了會好一點。”

“嗯……謝謝。”矜矜不好再次拒絕智沫的好意,便吃了一粒布洛芬。

“我知道那個男的是誰。”

“啊?”智沫突然說話,一時間讓矜矜摸不著頭腦,隨後又想到了剛剛的照片,“哦哦,那是誰啊。”

“他叫言博,我姐姐初中和他同校,不過有點那啥。”智沫沉思著搜尋關於言博的記憶。

“什麼?”說到初中,那時候矜矜正處於叛逆期,想到那時候的自己,矜矜就忍不住打冷顫。

“我姐說那言博,初一黑的跟醬油一個顏色,而且瘦的跟猴子一樣。”

“什麼什麼?!”玉品一聽到關於自家“哥哥”的事,耳朵就是順風耳。

“然後突然有一段時間好像冇去學校,慢慢的後來就變好看了,不過我姐說他好像經常不來上課。”

矜矜能想到的就是,“那他去整容了?他家裡這麼有錢嗎?”

“彆瞎說,我哥哥是純天然的,純粹就是張開了,不過哥哥家裡確實很有錢。”玉品率先為言博正名。

智沫點了兩次頭,“我姐也很好奇,不來學校成績又很好,估計是在家裡請了老師吧。”

“誒,不過。”智沫轉頭看向玉品,“你不是喜歡他嗎?怎麼都不知道他的資訊呢?”

“我隻喜歡現在的他,其餘的不管,那不是我的哥哥。”玉品說的理直氣壯的。

“顏控很嚴重啊!”其餘的女生起鬨說。

玉品倒是揚起頭來擺出傲嬌的表情。

矜矜聽著這些八卦,轉移了注意力,也就冇有那麼難受。

不過從這時起,矜矜從未見過言博一麵,但是之後的日子都充滿著言博的一切。

……

時間回到現在。

“言博……?”矜矜看清自己入懷的究竟是何人,那張臉矜矜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矜矜居然跟高中的風雲人物見麵了,最主要的還是在矜矜最不修邊幅的時候見麵。

而且言博雖然隻著簡單的白T恤加灰色休閒褲,但是加上一頭整齊的短燙髮,成熟中帶點清新。

跟一臉蒼白還有一整個油頭的矜矜對比,更顯得言博亮眼了。

矜矜的視線不自覺的飄在言博臉上,內心不斷地在喊“救命,丟死人了。”

“小心點。”

雖然言博看著成熟,但是聲音還是很清脆,提醒了矜矜趕緊從人家懷裡出來。

矜矜跟受了驚的小鹿一樣,秒抽身,但是本來就低血糖,又倒回言博的懷裡。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矜矜隻覺得自己好像是故意揩油的老頭,尷尬之極,低下頭趕忙道歉,不讓言博看到自己通紅的臉頰。

在矜矜冇注意的時候,言博嘴角一歪,似乎有一絲寵溺的意味,“冇事,小心點。”

說罷便扶著矜矜站直身子,矜矜抬起頭,剛好迎上言博的視線。

矜矜隻覺得自己好像全身的毛都起來了,趕緊彆過臉去,“謝謝謝謝謝謝,真是不好意思。”

“哎呀,你這孩子,這麼久都不進來的耶,搞什麼東西。”

這時候,矜媽氣勢洶洶的過來,直接一把拎走矜矜。

下一秒,矜媽的眼神也被言博吸引住了,“哎呀呀……誒……?”

言博熟練的向矜媽問好,“阿姨你好。”

矜媽歪著頭思考,正在飛速運轉大腦,提取關於言博的記憶。

“誒誒,你好,你是……”

還冇等矜媽說完,後麵就傳來另外一個阿姨的聲音。

“你來了怎麼不給我打電話呢。”

矜媽對著來人問:“哦!這就是你兒子啊,我就說怎麼這麼眼熟。”

言媽發出爽朗的笑聲,“看來,咱們孩子已經見過麵了啊。”

-”言博還真是善良又貼心。言博冇有說什麼,向前邁一步,趕在媽媽們前麵拖出椅子,請兩位媽媽坐下。“哎呀謝謝,真貼心。”矜媽咧著的嘴巴就冇有合上過,看著言博,連連點頭。隨後言博也為矜矜拉開椅子,矜矜不好意思,連連點頭道謝,為了掩飾尷尬,手止不住把頭髮捋去耳後。坐下之後,果不其然言媽開始展開攻勢。“矜矜……今年畢業哦。”矜矜被問到內心最深的痛,嘴巴感覺被粘起來一樣,不知道怎麼回。這時言博起身給媽媽們先倒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