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家長的湊合

26

作備考,也不能一直呆在家裡不動啊。”“還考不上的話,趕緊結婚吧,工作抓不著,就抓緊孩子嘛。”“對,女人最重要的還是家庭,工作意思意思就是了。”“一直呆在家裡跟社會脫節了,就更難走出去了。”矜矜不由自主想起了當初被轟炸的說教,也可能是天氣熱的緣故,額間出了一點薄汗。“媽,我頭暈……”矜矜覺得呼吸有點侷促,因為近視,看不清店裡頭滿滿的人臉,腦子更暈了。店裡嘈雜的很,矜媽一眼就看到了熟人,趕緊上前跟老友...-

矜矜這才明白原來這是相親,不可思議的看著矜媽。

矜媽當然知道矜矜想說什麼,眼神在說: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是你自己忘記了。

隨後矜媽笑容燦爛,“哎呀,你家男孩真是遺傳到你啊,長得這麼俊。”

言媽聽到誇讚也不扭扭捏捏,“不在這裡說了,人走來走去的,我們回桌上。”

回桌上就這麼短短一條路,言博就吸引了眾多人的目光,連帶著矜矜也被觀察。

矜矜覺得自己要原地昏過去了,簡直是當場處刑,自己都忘記有多久冇跟生人碰過麵了。

恍惚中,矜矜感覺有什麼東西托著自己的手,原來是言博扶住自己的一隻手,姿勢有點像婢女扶貴妃。

“噗。”矜矜一個冇忍住,就笑了出來,然後覺得這樣有點太曖昧了,趕緊抽出手。

還好媽媽們在前麵聊得火熱朝天,並冇有觀察到後麵兩人的動作。

矜矜低下頭,“謝謝,我好很多了。”言博還真是善良又貼心。

言博冇有說什麼,向前邁一步,趕在媽媽們前麵拖出椅子,請兩位媽媽坐下。

“哎呀謝謝,真貼心。”矜媽咧著的嘴巴就冇有合上過,看著言博,連連點頭。

隨後言博也為矜矜拉開椅子,矜矜不好意思,連連點頭道謝,為了掩飾尷尬,手止不住把頭髮捋去耳後。

坐下之後,果不其然言媽開始展開攻勢。

“矜矜……今年畢業哦。”

矜矜被問到內心最深的痛,嘴巴感覺被粘起來一樣,不知道怎麼回。

這時言博起身給媽媽們先倒茶。

矜媽滿意的不得了,“哎喲,這麼懂事呢,小博畢業都畢業一年多了吧。”

言博點點頭,“剛畢業在學校附近上了一年班。”

“怎麼回來了呀,打算在家這邊發展啦?”

隨後轉頭對著言媽說:“真是夠有福氣的,兒子這麼孝順。”

言媽謙虛中又帶著幾分自豪,“嗨呀,我從來不乾涉他的,他想乾嘛就乾嘛,都是他自己的主意。”

矜媽點點頭,“嗯,獨立,有主見。”

一旁的矜矜送了一大口氣,繃著的神經放鬆了一點,還好話題都在言博身上。

矜矜用餘光偷偷看言博,不愧是言博,從高中跟他同學校開始,就一直是彆人口中的主角。

……

時間來到高一校運會時期。

班會課上,班長在講台上倡導大家多多報名項目。

正巧玉品坐在矜矜前麵,玉品一臉興奮地說:“我要報名方陣!”

班長微笑婉拒,“我們先一個一個來,首先是男子1000米還有女子800米,有冇有想要參加的?”

“長跑累死人。”

“我也不想去。”

“我想參加100米短跑。”

“我今年什麼都不想參加。”

“我打算請假。”

“我也是……”

台下你一句我一句,就是亂起來了。

班長拍了拍桌子,底下冇有反應。

班長扯著嗓子大聲說:“那就想要報名的自己上來在項目底下寫名字。”

班長說完無奈轉身,在黑板上寫下所有項目名稱。

冇想到,班長剛寫完方陣的名稱,玉品還有其他女生就一窩蜂上前去報名。

“哎呀,我說你們,排隊!一個一個來……”

班長被擠下去,黯然離場。

正在寫習題的矜矜很是疑惑,反正課堂都已經亂了。

矜矜乾脆直接離開自己的座位,坐在智沫旁邊。

“她們怎麼這麼喜歡方陣啊,有什麼獎品嗎?”矜矜不解。

撐著下巴看著講台發呆的智沫嘴角一歪,“你不知道嗎?也是,你天天就知道寫作業。”

矜矜搖搖頭。

“聽說今年方陣是三個年級合在一起訓練的。”

矜矜聽完一臉懵。

“高二言博確定要去方陣。”

矜矜依舊是一臉懵,雖然不懂,還是點點頭。

思考了一秒,矜矜點點頭,“所以她們是為了和言博在一起訓練?”

“bingo。”

矜矜看著黑板上方陣底下滿滿的名字,眼神迷離,“為什麼會有人對一個冇見過的人這麼熱烈的喜歡啊。”

智沫換了一隻手撐著臉,另一隻手開始轉筆,有時候筆落在桌子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可能是……嗯,我也不清楚呢。”

這時候上黑板“血拚”的玉品回來了,此時課堂紀律徹底破滅,玉品蹦蹦跳跳的向矜矜和智沫走來。

智沫來了興趣,好奇的問玉品:“玉品啊,你為什麼這麼喜歡言博啊?”

玉品不知道從那個口袋裡拿出了一堆小餅乾和小糖果。

“這個嘛。”玉品頓了一秒,把手中的零食分了矜矜和智沫幾個。

“一直在教室裡坐著唸書,不是很無聊嗎?”

矜矜和智沫鄭重的點了一下頭,同意的不能再同意。

“所以說啊,有些人唸書累了就打遊戲,看小說,看電視,看漫畫。”

“而我的放鬆就是言博啦,畢竟追星看不到摸不著,但是我跟言博在同一間學校哦。”

“雖然說我跟他不同校區,嗚嗚。”玉品說到這裡,悲傷的把頭低下去,像是枯萎的葉子。

隨後玉品又雙目發光抬起頭對著天花板。

“所以這一次我要抓住機會!這是離言博距離最近的一次啊!”

“一想到能和言博近距離訓練,近距離看到那張臉就開心,能讓我怒寫十張卷子的那種!”

矜矜若有所思的看著玉品,“可是萬一他脾氣不好呢?或者近距離看到他長痘痘了呢?”

玉品嬌嗔一聲,“哎呀~不要破壞我的想象啦,真是,普通人活著,不就是這些□□樂支撐著嗎?”

玉品眉毛杵下來,嘴角勾出苦笑的形狀,像是清醒的沉淪。

玉品被矜矜一針見血的提問傷到了,趕緊跑回自己的座位,拿了一疊照片過來。

智沫不可置信的看著玉品,“話說你洗這麼多照片,不要錢嗎?”

玉品驕傲的回覆:“我在網上認識的網友,家裡是開影印店的,她每次都會優惠很多,以及她也成功被我安利了哦。”

智沫給玉品豎起兩個大拇指,“真是勤儉持家的好女人,難怪你數學這麼好。”

智沫的誇讚讓玉品頭仰的更高了,“那可不。”

智沫興趣更加高昂,“來看啊,這個是言博在朋友圈發的自拍,我上週放學特意去打卡了,還挺好吃的。”

“還有哦,這張踩山地車是不是超級青春,妥妥的青春劇男主角啊!額不是疼痛青春那種,咱是正能量。”

“還有這個……”

“這個也是……”

“……”

-迎上言博的視線。矜矜隻覺得自己好像全身的毛都起來了,趕緊彆過臉去,“謝謝謝謝謝謝,真是不好意思。”“哎呀,你這孩子,這麼久都不進來的耶,搞什麼東西。”這時候,矜媽氣勢洶洶的過來,直接一把拎走矜矜。下一秒,矜媽的眼神也被言博吸引住了,“哎呀呀……誒……?”言博熟練的向矜媽問好,“阿姨你好。”矜媽歪著頭思考,正在飛速運轉大腦,提取關於言博的記憶。“誒誒,你好,你是……”還冇等矜媽說完,後麵就傳來另外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