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家長的湊合

26

看照片。“嗯……好看。”光看照片,矜矜覺得確實比平常見到的男同學還有男老師們帥上幾分。矜矜和智沫的反應很淡,不過玉品並不在意,其他幾個女生強烈的情緒就是對玉品“哥哥”的最大肯定。“我再看一眼那張。”“哪張啊。”“就是在踢球的那張。”“誒這張也不錯誒,你記得發我啊。”“真養眼。”“哈哈,我也覺得。”女生們的聲音還持續著,矜矜動了一下身子,被子正好颳了一下胸前。矜矜本來情緒就很低沉,加上□□綜合症,情...-

桌上三人滔滔不絕的交談著,矜矜不自覺就想到了被迫瞭解言博一切的高中時期。

“多吃點肉,你看這小臉一點血色都冇有。”

言媽給矜矜夾了好多菜,把遊離於現場之外的矜矜拉了回來。

矜矜受寵若驚,趕緊雙手端著碗去接言媽的筷子。

“謝謝阿姨謝謝阿姨。”

放下碗的時候不小心打翻了碗裡的菜,掉出來幾塊肉。

“啊啊啊,不好意思,我冇拿穩。”

矜矜本來就緊張,又把碗弄倒了,直接成為餐桌上的焦點,嚇得矜矜更加手忙腳亂。

矜矜一著急手又碰到熱騰騰的茶杯,“啊!嘶!”

“小心!(小心!)”

慌亂之中矜矜好像聽到了兩個人的聲音。

矜媽率先拿過矜矜的手,“哎呀你這孩子,冒冒失失的,冇有我你怎麼辦哦?”

一邊說一邊用冷水衝矜矜受傷的手背。

矜矜母女冇有發現,其實言博也是下意識伸手了,隻剩言媽一副看戲的表情。

言媽嘴角微微勾起,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這時候言博尷尬的乖乖坐好,看到了言媽的挑眉,耳根子有點微紅。

矜矜腦子都要炸開了,這種糗事相當於當眾大便。

“媽……媽,我冇事了,對不起啊,我笨手笨腳的。”

矜矜很自責,覺得自己給媽媽在外人麵前丟臉了,好歹也是個本科生,居然是這種傻樣。

矜媽無奈的看著矜矜,“誰叫你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呢?”

言博剛想開口,言媽搶先開口說:“冇事慢慢來,所以說年輕人要有規律吃飯,低血糖比我這老骨頭還嚴重。”

矜矜羞澀的點點頭,內心很是感激言媽這種不在意的態度,順便還幫矜矜找了一個理由。

因為矜矜也是有自尊的,在這種不在狀態的時候,比起彆人對自己憂心忡忡,還不如像個陌生人一樣。

不然矜矜會更加難受,總覺得自己辜負了彆人的期待,覺得自己配不上彆人的好。

於是言博也冇有再說什麼,像是冇有看到剛纔發生的一切,溫文爾雅的跟兩個長輩聊天。

矜矜鬆了一大口氣,隨便夾了一個菜,味道居然十分不錯,雖然說也有肚子餓的加成。

矜矜慢慢的將肚子填飽了,滿足了口腹之慾讓焦慮慢慢變淡。

一開始矜矜在心裡總是覺得:早知道今天是來這麼多人的地方,就先洗個澡洗個頭了。

他們會不會覺得我的頭這麼油,一定是個邋遢的人。

他們會不會嘲笑我不僅是個無業遊民,還笨手笨腳?

矜矜就是這樣的,容易在心裡想太多,總是不夠自信,總是害怕自己會麻煩到彆人,很在意彆人的想法。

就在矜矜恍惚間,這場飯局也差不多要結束了,大部分問題都是由矜媽回答。

矜矜也發覺了,言博並冇有主動問關於矜矜的問題,言媽也很少過問,話題一般都是在言博還有親戚身上。

以及矜矜還發現言博總是不經意看手機,像是在等待誰的訊息一樣。

矜矜內心在想:言博長得好看,又這麼優秀,不會也是被家長所逼迫吧。

八成就是了,要不然長成這樣的,高中都很受歡迎,更彆提是在自由大學裡了,怎麼可能淪落到相親的地步啊。

想到這裡,矜矜看著言博的眼神,不自覺就流露出同病相憐的感情。

一旁頻繁看手機螢幕的言博,好像對這種有點不懷好意的眼神有點感覺,有點奇怪的回頭看了矜矜一眼。

言博發現從在門口裡見麵開始,就一直可以躲避自己視線的矜矜,這會竟然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咳。”言博被矜矜直接的眼神弄得有點不自在,不由得來了個戰術性咳嗽。

矜矜並冇有意識到自己的眼神是多麼熱烈,反倒是覺得終於有一個同類而開心。

然後言博疑惑的眼神看著矜矜,矜矜直接眨了一下眼睛,在矜矜的眼裡意思是“我懂你”。

在其他兩位媽媽看來,怎麼有點眉目傳情的意味。

還好這時候言媽開口說:“既然這樣,那就到了交換聯絡方式的時刻咯。”

矜媽也接著說:“是啊,年輕人多交流交流,我們老的是不懂你們小年輕想要什麼。”

矜矜心裡覺得這就是相親走流程的最後一步啦,意味著終於要結束跟陌生人如坐鍼氈的尬聊了。

比誰都積極的掏出手機,在旁人眼裡,這怎麼看都是代表對言博很滿意的潛台詞。

言博嘴角勾了一下,拿出自己的手機,就這樣兩人交換了聯絡方式。

四人剛走到門口就下起了小雨。

“哎呀真是,早上看著太陽這麼大,又下雨了,真奇怪。”矜媽抱怨說。

言媽眼珠轉了一下,“矜媽是開電動車來的嗎?”

“對啊,我們也冇帶傘,隻能在這等停雨了,你們先走吧,不用管我們。”

言媽頓了一會,碰了一下言博,對著言博挑了一下眉,示意言博順矜矜一程。

隨後又說:“矜媽,你看現在時間還早呢,下午應該冇有什麼事情要乾了吧。”

“有一點,但是也不要緊,所以我跟我女兒就在這邊玩一會,雨停就走。”

“哦,哈哈,是這樣的,我家這邊牌桌剛好三缺一。”

矜媽聽到眼睛都亮了,“哦哦,但是我這,也去不了啊。”

“冇事,我剛好開車過來的,你就坐我車吧。”

矜媽看了一眼矜矜,言媽知道是什麼意思,“言博也開了車,就讓言博送矜矜一程吧。”

此時的矜矜還在聽雨落在鐵板的聲音,看著雨落在地上散開的水花發呆。

矜媽無奈的笑,“她就這樣,從小愛發呆。”

言媽露出慈祥的笑容,“安靜的孩子腦瓜子聰明著呢。”

矜媽輕輕拍了一下矜矜的腦瓜子,“我去言孃孃家打牌啊,你坐言博車回家,回去記得把衣服晾在陽台。”

矜矜再一次被安排好所有,還冇反應過來呢,兩個孃孃就手挽手走了。

隻剩下矜矜和言博,場麵冷了好一會,兩人同時開口,“額……”

場麵又冷了好一會,這下兩人乾脆不說話了,全靠手勢交流。

言博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矜矜豎起了大拇指表示可以。

就這樣矜矜居然坐進了風雲人物的車!換做高中時期,這得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啊。

矜矜不由得捧著微紅的臉。

-寫作業。”矜矜搖搖頭。“聽說今年方陣是三個年級合在一起訓練的。”矜矜聽完一臉懵。“高二言博確定要去方陣。”矜矜依舊是一臉懵,雖然不懂,還是點點頭。思考了一秒,矜矜點點頭,“所以她們是為了和言博在一起訓練?”“bingo。”矜矜看著黑板上方陣底下滿滿的名字,眼神迷離,“為什麼會有人對一個冇見過的人這麼熱烈的喜歡啊。”智沫換了一隻手撐著臉,另一隻手開始轉筆,有時候筆落在桌子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可能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