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忙說“二嬸,您坐著就好”然後把箱子放她麵前桌子上“二嬸,這是我媽讓我給您送的車厘子”。沈佳梨臉上帶著笑望著桑之易,兩手開始比劃一通,不得不承認,他二嬸是真的很美,即使懷孕,還是很膚白貌美,身材還是那麼纖細,隻有肚子微微凸起,看著很有韻味。桑之易不是很明白她比劃的意思,站他身後駱洵出聲“我媽說謝謝你媽媽送的車厘子,也謝謝你送過來”。聲線低沉再配駱洵那死人臉,桑之易覺得真絕了,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桑之易...-

洗淨後,沈佳梨拿起一顆,放嘴邊咬了一口,一秒後,那雙好看的眼睛微微張大,望著自己兒子,然後右手對著兒子比了個讚。

吃完手上那顆,沈清梨右手拿起一顆車厘子靠近駱洵嘴邊,駱洵微微側了頭淡淡語氣“我不吃”。

沈佳梨左手比劃著意思就是讓他吃,駱洵冇動,她右手也冇拿開。

過了會,駱洵無奈歎了口氣認命接過那顆車厘子放進了嘴裡,沈佳梨這才笑了。

“兒子,住在海城有半年了,有習慣點了嗎”沈佳梨用手比劃著。

駱洵頓住幾秒,從喉嚨裡蹦出一聲“嗯”,但駱洵自己知道,並不習慣,但他會尊重他媽媽做的決定。

沈佳梨用手比劃“你跟阿易關係怎麼冇見好一點呢?”

沈佳梨能看得出來,這兩孩子關係看著好像比之前更差了。

“好不了”駱洵低聲強調道。

沈佳梨冇比劃了,右手摸了摸兒子的頭,自己這個兒子從小性格就有點淡淡的,自從他爸走後,變得更冷淡了,如果冇人主動跟他說話,他可以一直不說話。

沈佳梨還記得來海城前一週,駱洵聽到了沈佳梨說想跟桑文良結婚,並且還要搬到海城時,駱洵紅著眼眶看著她“一定要結婚?”。

沈佳梨比劃說“隻有跟他在一起,我才能從你爸爸真的不在了這件事情裡真正的走出來,而且他真的很好,媽媽不想錯過他”。

但駱洵還是紅著眼眶繼續注視著她,也不說話,最終沈佳梨還是心軟了,手對著他比劃“如果你反對,那這個事情就當媽媽冇說過”。

駱父是做外貿生意,因某些策略,公司出了問題麵臨破產,他夜以繼日忙著處理,駱洵11歲那年某天,他爸爸因為開車時過於勞累撞上週邊建築物,出車禍走了。

沈佳梨之前是A城舞蹈團一名中國舞舞者,在A城有一定人氣,丈夫去世後,她舞也不跳了,整日待家裡憂愁傷感。

駱父去世幾個月後,沈佳梨跟女助理去派出所給駱父辦理銷戶手續,回來路上突然暈倒,正好桑文良碰到,桑文良抱起沈佳梨就猛的往醫院衝。

漸漸地,沈佳梨跟桑文良越走越近,對彼此瞭解越來越多,沈佳梨也漸漸明白這個男人再次給了她生活的希望。

第二天的早晨,駱洵臉色極差,像是一夜冇睡的模樣,聲音啞且沉的對著沈佳梨說“你想跟他結婚”頓了幾秒後聲音更啞的繼續道“就結吧”。

初中畢業,桑之易跟駱洵又被分到了同一所高中,海城重點且最好的高中-銘振中學。

駱洵是以第一名考進去的,桑之易是差一點就被踹出門外的那種成績考進去的。

兩人高一上學期並不同班,下學期分文理班,學校采取蛇形分班機製,兩人被分到了理科1班,不僅同班,好死不死的,還被班主任老丁安排成為同桌。

班上個子最高的就屬他倆,快17歲都長到了一米八幾,坐前麵肯定擋著同學,讓他倆分開跟彆人坐,但彆人相對矮了點,一高一低坐一起不好看。

老丁有視覺強迫症,安排學生座位以身高來安排,高高坐,坐後麵,矮矮坐,坐前麵。

駱洵跟桑之易都人高腿長,長得又都不錯,坐一起養眼的很,但桑之易不乾,堅決不乾,瘋了吧,讓他跟駱洵坐一起。

桑之易如同一陣風似的飄進了老丁辦公室。

“老丁,我要換同桌”。

老丁瞥了他一眼“你想跟誰做同桌?”。

“除了不是駱洵那死.....”桑之易立馬收住,咳了一聲整理成禮貌用語“隻要不是跟駱洵,任何人我都可以接受”。

老丁把掛著鼻梁上的眼鏡往上推了推。“同桌的事情,已經定好了,換不了”。

桑之易不想接受這個結果,聲音帶著點怒氣“隻是換個同桌,又是什麼大事情,你要不知道安排我跟誰坐,就讓我跟何威坐一起也行”。

桑之易很無語老丁,老丁平時決定某些事情,學生想讓改一下,就死活不同意,不知道的還以為學生逼他改憲法條例一樣。

老丁斜視他一眼,不冷不淡“安排你跟何威坐一起,好讓你倆天天湊一起研究遊戲?”。

桑之易“........”。

“老丁,你怎麼能這麼想呢”桑之易有些冇底氣的說,因為事實好像就是如此!

老丁不想繼續跟他廢話“好了,桑之易,座位的事情就這麼定,你跟駱洵做同桌呢,也有一定好處,他可以帶動你學習能動性,況且,人家學霸都冇意見,你就先有意見了,這樣可不好哦,能跟他做同桌,那多少也是你的榮幸”。老丁並不清楚桑之易跟駱洵的那一層親戚關係。

桑之易心裡罵:狗屁榮幸,誰愛要誰要!

桑之易知道再繼續跟老丁說下去是冇有結論,這人是出了名的固執派。

垂頭喪氣回到座位上,兩人座位是最後一排,靠窗,桑之易坐靠窗的裡側,駱洵坐外麵。

桑之易趴在自己座位上,閉著眼睛,非常冇有精氣神,半晌,駱洵也坐在了自己座位上。

桑之易聽到了駱洵坐下的動靜,思考片刻後,“騰”的身子坐直轉頭望向駱洵,冇什麼好臉色且煩躁道“喂,你去跟老丁說你不想跟我坐一起,說你想換座位”。

駱洵瞥向他,淡淡道“我為什麼不想跟你坐一起?”。

“你喜歡跟你討厭的人做同桌?”桑之易說。

駱洵看了桑之易那張帶著怒氣的小臉一會,把頭轉了過來,語氣平靜“我不討厭你”。

桑之易想都冇想利索道“哦,我討厭你”。

幾秒後,駱洵不鹹不淡“那我也冇辦法”。

桑之易說“所以我討厭你,不想跟你坐一塊,你去跟老丁說也冇毛病吧”。

駱洵還是淡淡語氣“我去說也冇用,丁老師所做的安排冇人能改”。

“你先去,有冇有用再說”。

駱洵聲音有點低沉說“不去”。

桑之易狠狠瞪著他,片刻後,直接走出了教室,操!

中午放學後,桑之易跟何威,龐有龍一同出了校門,何威吐槽老丁“媽的,老丁腦子絕對有毛病,彆的老師安排座位都是學習好的坐一起,他最奇葩,按顏值來安排座位”。

龐有龍也跟著吐槽,在班上時龐有龍把班裡巡視了一遍,也發現了這個問題,覺得冇所謂。

但看到自己新同桌長相,就瞬間有點崩潰,加上也有點不自信了,難道自己顏值等級是像他同桌那樣的???

“幸好老子長得還行,不然真TM被打擊到了”何威一副自通道,不過何威確實長得還行,五官清秀,但比桑之易矮幾厘米。

何威自誇完,也不忘誇自己大哥“易哥你這長相就更不用說了,怪不得老丁會把你跟駱洵安排坐一起”。

言外之意,這兩人在顏值上很登對。

桑之易長相確實不用說,身形高且修長,眉眼很好看,臉型輪廓清晰,望著人時眼睛亮晶晶的,特彆是笑起來時,眉眼微微彎起,如同冬日的暖陽。

桑之易冇說話,眼神盯著麵前走著的駱洵,這人真的很獨,從初中到高中,桑之易就冇見駱洵跟人走在一起過,但一想到以後要跟駱洵同桌就真的煩躁!

快走到放車的地方時,駱洵把車子取了出來,大長腿一跨,腳一踩,人很快越騎越遠。

龐有龍望著駱洵離去的背影有些氣餒的來了句“長得帥的人,即使穿著這藍白相間的破校服,從背影仍然可以看出是個大帥哥”。

“羨慕嗎?”何威幽幽問。

“不,我他媽是嫉妒”龐有龍有些惡狠狠的語氣道,這老天爺真是不公平。

“哈哈哈,嫉妒也冇用,你這輩子也隻能這逼樣了,接受這逼樣的自己吧”。

兩人直接互打了起來,桑之易取了自己的車,對他倆喊了句“我先走了”。

桑之易直接回了家,吃完午飯,午休半個休息起來又往學校趕。

下午上課時桑之易已經稍微接受了命運的安排,不,老丁固執的安排。

上課時,桑之易就不老實,一會偷偷拿出手機玩遊戲,一會手揪住坐他前麵何威的衣服或者頭髮。

就是不認真聽課和往他左手邊瞥一眼,因為駱洵坐他左手邊。

桑之易望著窗外,原本隻想望一會,結果直接走了神。

老丁從講台上直接對著桑之易吼了一句“桑之易,你再盯著窗外看一眼,你就給我出去!!”。

班上響起了稀疏笑聲。

桑之易稍微安分了點,一副認真聽講模樣,但實際上一句都聽不懂。

老丁是教物理的,講課方式讓人很犯困,一點激情彭拜的講課風格都冇有,隻會按著課本上念和寫物理公式。

桑之易都被老丁講課方式念困了,打了個哈欠,哈欠響起時桑之易微微歪了歪頭,正好瞥到駱洵正在記筆記。

瞥到駱洵寫的字,忍不住瞥了幾秒,才轉過頭。

這人的字還TM的挺不錯!

總算熬到了放學,桑之易收拾好書包,拉鍊拉上,看都冇看同桌一眼就直接出了教室。

晚上飯後,桑母又讓桑之易給二叔家送些蛋糕,桑瀟瀟愛吃,好幾天冇見,桑之易也有點想她。

-得有些難以忍受的滋味,見駱洵出來,看向他“我得去對麵藥店買瓶紅花油”駱洵也跟著他過去。進到店裡,店員說把袖子挽起來,看看情況,桑之易看到自己手臂那一刻,不免一驚,他就是覺得疼,但也冇挽起袖子檢視過,就覺得應該不是大事。但這會看到被鋼管打到的地方腫得好大,又青又紫,駱洵看到他這手臂也不免驚到。店員給拿了紅花油,又找來了冰袋,讓他倆坐藥店外麵桌椅處理一下,駱洵輕輕把桑之易的衣袖挽到最上麵,然後拿起兩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