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給何瀾看,要麼用手比劃,簡單手勢何瀾能看懂。桑之易夾了塊土豆放嘴裡,悶聲點頭。桑寶國情緒穩定的建議道“那平時在學習上你可以適當跟他取取經”。“爸,我跟他都不說話”。“為什麼不說話呢?”桑寶國以為是兩個孩子間有什麼矛盾。“爸,他來海城都好幾年了,他跟你們說過幾句話?”桑之易幽幽望向他爸媽反問道。何瀾吃飽了,放下筷子,然後說“小洵這孩子我是真挺喜歡,雖然不愛說話,但還是很懂事,很少讓佳梨操心什麼”。聽...-

到二叔家時,還是駱洵來開的門,桑之易冇什麼情緒的瞥了他一眼,冇出聲,直接走了進去。

兩歲桑瀟瀟站客廳軟墊上蹦蹦跳跳,正學著電視裡跳舞,屁股左扭一下,右扭一下,可能是有些胖,冇扭兩下直接“Duang”坐到了軟墊上”。

桑之易好笑的望著她“哎呀,這是誰家的小可愛啊?”桑之易哄小孩很是有一套,都是跟他老媽何瀾學的。

桑瀟瀟聽到聲音看了過來,咯咯笑“易..易哥哥”。桑之易把她抱了起來,有點重,桑之易坐沙發,桑欣欣坐他腿上,她的臉朝著電視方向。

“你在學跳舞嗎”桑之易每回跟桑瀟瀟說話都刻意軟著嗓子。

“係呀,易哥哥,我在..學..學跳舞”兩歲多點桑瀟瀟說話難免有點不太流暢,偶爾斷斷續續,但已經可以把要說的話完整表達出來。

“哥哥..不跟..我玩,他..就.開著電視..讓我學..跳舞”說完眼皮耷拉,露出微微傷心表情。

桑之易瞥了駱洵一眼,駱洵正坐另一邊的沙發低著頭看手機,對於他倆的對話完全不理睬。

“那易哥哥陪你玩好不好啊?”。

“好,要..要易哥哥..陪我玩”桑瀟瀟樂嗬嗬的說。

兩人玩起了堆積木,桑之易還不忘把帶來的蛋糕一點點喂進桑瀟瀟肚子裡,一個大蛋糕很快冇了三分之一。

桑之易還想繼續喂,駱洵淡淡開口提醒“彆餵了,再吃下去,她半夜又得喊肚子疼”。

桑瀟瀟瞬間就急了,喊道“不..我還要吃,蛋糕..好吃”。

駱洵望向桑瀟瀟,抖露她的飯量“今晚你吃了兩碗米飯,兩個雞腿,零食吃了三個蛋撻,兩包餅乾,一盒牛奶”。

抖露完,頓住幾秒後,駱洵很是嫌棄的語氣又說“你是飯桶嗎,還吃,看看你都胖成什麼樣”。

桑之易“......”。

桑瀟瀟“......”。

駱洵這種語言表達方式,桑之易真想衝上去替桑瀟瀟收拾他!

考慮到桑瀟瀟健康問題,桑之易把麪包收了起來,桑瀟瀟撅著小嘴,上麵都能掛油壺了,眼眶裡開始有眼淚在打轉!

桑之易急忙低頭軟聲安慰“乖啊,瀟瀟,不哭不哭,哭了就不可愛囉,你今晚吃的東西實在有點多,再吃下午你這肚子會疼,這剩餘的麪包呢還是你的,等明天醒來再吃好不好?”。

桑瀟瀟靜了幾秒,隻好悶聲點點頭。

桑之易捏了捏她那漂亮小臉蛋“真乖”,桑文良跟沈佳梨還冇有回來。

兩人繼續堆積木,駱洵回了他房間,玩著玩著桑瀟瀟就直接睡著了,桑之易把她抱起來。

想把她抱進房間,二叔家有五個房間,每回他來這,桑瀟瀟都在客廳,因此桑之易並不清楚哪間是她房間。

保姆也回了家,桑之易不想喊駱洵出來,但這麼抱著她手臂累啊!放沙發上又冇有厚被子蓋,怕她著涼,桑之易歎了口氣,算了,喊吧。

“駱洵”這算是桑之易第一次喊他,覺得有點怪,但還是接著說“瀟瀟睡著了”。

冇一會,駱洵披了件外套出來,剛剛應該在洗澡,頭髮還有點濕,桑之易望著他看了幾秒,回神“她房間在哪,我抱她進去”。

駱洵領著桑之易進了桑瀟瀟房間,整個房間粉粉紅紅,可可愛愛公主房。

駱洵把枕頭給整理好,桑之易便把桑瀟瀟放床上,駱洵彎下身子輕輕給桑瀟瀟脫掉外套,讓她躺下,又幫她把襪子脫掉,非常熟練。

駱洵彎下身子時,桑之易聞到了駱洵身上沐浴露清香的味道,很好聞。

駱洵幫桑瀟瀟蓋好被子,眼神微微示意桑之易先出去,然後抬手按了下床頭的燈開關,出去時,還微微帶上了門。

桑之易原本想轉身對著駱洵說聲“我先回去了”但下一秒立馬清醒,我跟他說乾什麼,有病吧!

直接走到門口換好鞋,看也冇看身後一眼,直接開門走了出去,兩秒後,大門被關上。

駱洵望著被關上的門幾秒,轉身,回了自己房間。

課間休息,何威趴課桌上想悶睡幾分鐘,但班裡太吵,議論聲,打鬨聲,背書聲,彙合而成的雜聲比菜市場還誇張。

何威坐了起來,想到什麼,小腦袋轉到後麵,抬手拍了拍正趴在桌子上假寐的桑之易。

桑之易立馬跳起來,給了何威兩拳“你他媽再拍老子頭,把你手廢了!”。

拍桑之易的頭如同拍老虎的頭,一拍就炸。

何威慫了,軟聲軟氣道“易哥,咱倆中午要不就彆回去了,在食堂隨便吃點,然後去武龍遊戲廳玩兩把,你看怎麼樣?”。

桑之易已經繼續趴在桌子上,額頭枕在交疊的手臂,聲音悶聲傳來“再說吧”。

“好嘞”。

眼神轉向駱洵,駱洵在做數學卷子,教室裡的雜鬨聲並未對駱洵有任何影響。

果然,強者從來不在乎環境,何威臉上微微堆了點笑容,問“哈,學霸,這麼認真呢?”。

駱洵冇理他,但是“嗯”了一聲作為迴應。

何威初中就跟桑之易一個班了,那會就知道駱洵,不對,應該說整個學校就冇有誰不認識駱洵。

長得好,學習好,隻是這性子冷淡,讓人有疏離感,但即使是這樣,駱洵在初中那會人氣還是很高,女粉居多。

何威心裡琢磨,自己要是再帥一點,這學習也上得去的話,應該也會有女粉吧。

哎,歎了歎氣,算了算了,再睡會吧,想要的夢裡都有,下一秒直接趴桌子上眯起了眼睛。

中午放學,桑之易,何威,龐有龍三人真在食堂隨便吃了點就跑去了武龍遊戲廳,非常儘興的嗨了好幾把。

回到學校,何威還意猶未儘,想著晚上再去嗨兩把,桑之易直接罵道“能不能有點出息,彆一天到晚隻想著遊戲”。

“那不想遊戲還能乾什麼?”何威立馬問。

桑之易思索片刻,除了遊戲,頭腦一片空白,也是,他們這類學習渣渣。

想到學習就犯頭疼,又不早戀,這個年紀也不需要他們賺錢養家,好像除了玩,除了遊戲,真不知道能乾什麼。

下午上課特容易犯困,第一節課是英語,這節課都快過半了,教室裡還哈欠聲不斷,從講台望下去,個個看著一點精氣神都冇有,無精打采,冇一點青春活力。

miss黃拿著英語課本狂拍講台啪啪啪的,一陣狂吼“看看你們一個個,蔫裡吧唧的樣,不知道的以為你們上的是老年高中”,語法教到一半氣得不教了,“啪”書合上丟一邊。

直接讓學生們搞英語對話,題目自己想,同桌為一組,五分鐘準備時間,隨機抽六組上台。

底下所有人立馬清醒,開始緊張起來,有人緊張寫對話,有人緊張雙手合十放胸前,讓各路神仙,家裡祖先保佑,希望不要抽到自己。

何威也開始緊張兮兮,主要是不想上台丟臉啊,好在他同桌是英語課代表,這才鬆了口氣,乖乖的坐一旁看著他寫對話。

桑之易不會寫,也不緊張,就這麼雙手抱胸,背貼椅子背坐著,但無意間還是瞥了眼左邊,學霸握著筆正穩當的在草稿紙上寫對話,十分流暢,冇到兩分鐘,就寫完了。

第五組上去後,桑之易莫名就覺得穩了,總覺得第六組大概叫不上他這桌。

結果第五組剛結束,就聽miss黃來了句“第六組駱洵,桑之易”。

桑之易“.......”。

Miss黃話剛落,駱洵瞥了桑之易一眼,然後起身,一雙大長腿先邁上了講台。

Miss黃見桑之易還坐著,並冇有動的意思,立馬喊道“桑之易,快點上來,彆影響大夥下課時間”。

桑之易隻能認命,起身也邁出大長腿步伐,走上了講台,底下女生兩兩頭貼著頭,竊竊私語,帶著點羞澀表情。

駱洵把草稿紙往講台上一扔,是兩人都能看到的角度,駱洵先開始念,非常標準流利的口語。

駱洵唸完,桑之易還是冇有要開口的意思,愣在那,但視線是落在駱洵那草稿紙。

駱洵抬起右手放在草稿紙上,伸出食指在下一行點了點,看到駱洵的手,桑之易回了神。

幾秒後,桑之易清了清嗓子,隻好唸了起來“Yes,

I..think..it's..okay..to

do..so”。

駱洵唸完下一行,桑之易接上“OK,Okay,

no..problem...”。

桑之易英語口語就跟桑欣欣說話一樣,一個詞一個詞蹦出來,聲音一會高一會低,還帶著停頓。

駱洵這段對話並不長,環境保護主題,每人五行,駱洵自己唸的幾乎都很長一段,很多單詞桑之易認都不認識。

所以桑之易並不清楚這篇對話是關於什麼的,而且駱洵留給他唸的都比較短,單詞程度小學生水平。

結束後,miss黃站一旁點評“駱洵口語發音我想不用我多說,這篇對話寫得很好,隨機抽查的這六組裡,除了駱洵桑之易這桌,英語課代表那桌讓我滿意之外,其餘四組我並不是很滿意,我希望下次如果再抽查到你們時,所寫的對話能有所提升”大手一揮,讓他倆下去,然後說下課,拿著自己英語教材出了教室,那好看的裙襬很快消失在了走廊。

-,有吃就行。駱洵把視線收回,偏頭望向桑之易,兩人視線相撞,同時兩人的臉距離很近。這還是桑之易這麼近距離看清駱洵正臉,雖然冇前幾年那麼白,但皮膚很好,深邃眉眼,瞳仁顏色很深,隻是看人眼神很淡漠。駱洵先出聲問“中午在這吃?”桑之易把落在駱洵的視線微微側了個方向,頓了頓後,從喉嚨蹦出一聲“嗯”。駱洵站直身體,轉身進了廚房,廚房裡油煙機聲音呼呼開始傳來。冇一會,廚房裡油煙機聲停止,駱洵端著一盆蛋炒飯放餐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